火势凶猛!云南突发森林火灾 600人扑救直升机出动


值得注意的是,该研究系首次报道连花清瘟(Lianhua Qingwen Formula,LQF)作为新冠肺炎治疗中抑制剂的分子机制。作者们得出,连花清瘟可通过关键分子激活的抗病毒、抗炎等协同作用减轻新冠肺炎的症状。

在3月23日下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武汉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工程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表示,临床数据显示,金花清感颗粒和连花清瘟胶囊这两种中药对治疗新冠肺炎具有确切疗效。

不过,作者们也指出,尽管中药在中国广泛用于病毒性肺炎的防治,但人们对中药的作用机理和有效成分仍存在一些疑问。

鉴于疫情的快速蔓延,针对新冠病毒的药物研发非常急迫。作者们指出:需要注意的是,中医药在中国具有悠久的防治各种疾病的历史,它是通过多种有效成分靶向调节多种疾病相关通路来实现的。

利用AutoDock Vina系统,研究团队将连花清瘟中21种化合物和新冠病毒的主要蛋白酶对接。对接打分(docking score)结果显示,连花清瘟中三种成分芦丁(Rutin)、连翘脂苷E(Forsythoside E)、金丝桃苷(Hyperoside)的分数分别为-9.1kcal/mol、-9.0kcal/mol和-8.7kcal/mol。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分数都优于洛匹那韦(Lopinavir)的-7.3kcal/mol。

除此次对付应用于新冠肺炎治疗之外,此前在其他病毒抗击中叶被认为有所疗效。2003年,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曾经开展了连花清瘟抗SARS冠状病毒的研究,结果表明,连花清瘟胶囊可以在体外抑制SARS-CoV病毒。此前,也有研究团队认为,在治疗甲流H1N1时,连花清瘟和奥司他韦具有相同的作用。

张伯礼还提到,“建议发热比较轻、头痛严重的新冠肺炎患者服用金花清感颗粒;发热重、便秘的新冠肺炎患者服用连花清瘟胶囊。”

多位院士牵头负责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或疑似者的临床试验

3月26日,贵州省市场监管局官网通报在该局近期组织进行的4类食品监督抽检中,有4批次酒不合格,不合格产品涉及酒精度、甜蜜素(以环己基氨基磺酸计)指标。

结果显示,这些活性化合物和病毒主要蛋白酶的系统通过非极性相互作用(包括氢键和疏水相互作用)保持稳定。其中,金丝桃苷可能是对新冠病毒主要蛋白酶最可能的抑制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