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死后坐奔驰车手握方向盘连人带车一起下葬 村民不顾疫情围观


今年上半年,酒店的婚宴收入骤然下降,除去1月份零星几场,基本是零。据徐小峰介绍,受疫情影响,原定于2月到4月的婚宴,一般会建议延后,但是如果客户坚持取消,也会全部返还定金。“有位客户预定了3月初的婚宴,春节后打电话取消,我劝他延迟到下半年,他说那时媳妇就该生娃了。”

确认身份无误后,马尔默和同事便将装着尸体的袋子搬运进车厢,随后出发前往殡仪馆。抵达殡仪馆后,一个隐藏在地板上的气动升降机将遗体运到了地下室。在这里,马尔默将对遗体进行防腐处理,为葬礼做好准备。

对新冠肺炎逝者家属而言,这是一个让人痛心的特殊时期,由于密切接触者必须自我隔离14天,他们甚至根本无法参加葬礼。而另一些人则因为害怕感染风险,不愿出近距离接触感染病毒的遗体(即使防腐液可以杀死病毒),还有人甚至害怕出现在任何有人的地方。

但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原本要举办的春季婚礼秀和婚博会都被取消或者推迟了;而原本在春节后到五一期间的婚礼定单也同样被取消或者延迟。徐小峰说,春节后,有段时间她每天会接到十几个电话,都是关于咨询婚宴取消事宜的。“虽然每年的5月、6月和9月、10月是婚礼的黄金季,但其他月份的周末或者好日子里,婚宴也不少。”徐小峰说,“仅2月份,我们就取消了3个定单,2个延迟,还有3个在观望。”在她看来,上半年婚宴是基本不考虑了,目前酒店最早的一个定单是6月的。

马尔默的团队在车里配备了工业消毒剂喷雾,当他们从医院太平间接走遗体后,会立刻向装尸袋喷洒消毒剂,尤其是拉链部分,然后再打开袋子确认了死者的身份。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还会用消毒剂浸泡过的纸巾遮挡住嘴部,以确保至少能部分阻断无意中散出的携带病毒的物质。

在疫情期间,马尔默需要努力保护员工和来访殡仪馆的死者家属的健康安全,他购买了喷雾器和一桶专业人士推荐的消毒剂,计划让穿着防护装备的工作人员定期对馆里的设施进行喷洒,以防止污染。

在美国,“临终关怀”企业负责提供遗体搬运和防腐、安排协调葬礼和火化等殡葬服务。从业30年的马尔默称,新冠病毒疫情之下每天新增的遗体,正在让这个行业不堪重负。

殡仪馆开门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一家人打来电话,说自己的亲人死于新冠肺炎并发症,遗体在布鲁克林一家医院。放下电话后,工作人员坐上了一辆面包车出发前往医院。车前排的一个箱子中放置着标记遗体使用的标签,尾部配备了一个气动升降机,可以同时放置多具遗体。工作人员表示,随着纽约市新冠病毒危机的加剧,后备箱常常“满员”。

但更多酒店尝试推出云上婚礼秀或者在线婚宴推广,希望能带动下半年酒店婚庆业务的增长。比如,希尔顿集团与专业策划公司联手推出线上婚礼课堂,通过直播的形式教新人化新娘妆、在线试穿中西式礼服以及AR实景看婚礼现场的搭建等。北京新云南皇冠假日酒店相关负责人表示,酒店可以举办婚礼的场所大大小小共有7个,其中最大的有1400平方米,“目前我们正与北京十多家酒店一起参加线上婚博会,提供非常优惠的婚宴礼包,大概是平时价格的八折。”

婚宴市场是高星酒店的重要利润来源